精准打击“号贩子”还要织密“防护网”

今年7月22日至10月31日,北京市卫健委开展“加强综合监管、保障行业安全”百日安全行动,通过线上摸排、线下暗访,总结形成了“号贩子活动密度指数”并每周公布,督促医疗机构精准打击“号贩子?#20445;?#21387;缩“号贩子”的生存空间。(11月13日《北京青年报》)

在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创新的大背景下,医院推出网上预约挂号服务,方便了患者挂号就医,然而一些网络“号贩子”盯上了这一惠民善政,做起了非法谋财生意。此前据媒体报道,广州网络“号贩子”神通广大,某专家一周8个号,被其抢走5个,正常挂号费只有9元,被其叫价880元起?#20581;?#26377;鉴于此,北京每周发布“号贩子活动密度指数?#20445;?#21387;缩“号贩子”生存空间,并进行精准打击,显然是创新之举。

从北京、广州等地打击网络“号贩子”的情况看,“号贩子”并非有多么神通,而?#25250;?#29992;了一些“抢号神器”软件,可同时抢到多天、多位专家、多科?#19994;?#38376;诊号。抢号软件被“号贩子”高效率利用,既破坏了正常的医疗秩序,又损害了公共利益,这种局面想必是卫生部门和医疗机构未能预料到的。

对于“号贩子”利用抢号软件“秒杀”门诊号,进行高价倒卖,公安部门应予以打击,卫生部门及医疗机构也要采取?#34892;?#25171;击措施。公安部门打击的是“号贩子”的倒号行为,而不是抢号行为。既然抢号软件弊大利小,?#25351;?#21495;贩子”提供了生存土壤,直接影响了门诊号的公正性,扰乱了正常的医疗秩序,损害了大多数患者的利益,卫生部门及医疗机构就必须对抢号软件进行全面封?#20445;?#20687;公安部门严打“号贩子”一样,围剿抢号软件。

换言之,精准打击“号贩子?#20445;?#36824;须精细织密“防护网”。首先,对于网络“号贩子?#20445;?#19981;能停留于被动防范,在围剿抢号软件的同?#20445;?#21355;生医疗机构应主动取得工信部及网络运营商的支持,采取?#38469;?#25514;施,为预约挂号网络?#25945;?#24314;立应对抢号软件的“防火?#20581;保?#25552;高安全系数,铲除“号贩子”的生存土壤。同?#20445;?#25552;高预约挂号网络?#25945;?#30340;运行效率,?#34892;?#35268;避?#34987;盡?#21345;壳、无法登录等异常现象,使网络挂号系统真正发挥积极作用。(来源: 北京青年报)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