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回法庭:从“马背”走到“车载”

1989年,果洛藏族自治州花石峡镇的一条河上架着一根废弃的黑色电线杆,这是连接河道两岸的唯一路径,要过河,就得从电线杆上过去。镇上没?#26032;?#20063;没有桥,七岁的郭海洋每天?#23478;?#29228;过这座?#23736;?#26408;桥?#20445;?#21040;河?#22253;?#30340;小学去上课。

此刻他并不知道,八十公里外的玛多县人民法院刚刚成立了全州第一个“马背法庭?#20445;?#30001;于交通不便,法官们只能骑着马去老乡家里开庭、普法。他更不会料到,长大后,他成了这支?#28216;?#30340;一员,如今成了玛多县法院的副院长。

一名法官赶着一匹驮着国徽、帐蓬及文书的老马,这不仅是银屏上的传奇故事,更是真实地记录了一段光辉难忘的岁月。青海省牧区面积广阔,为了减少牧民诉累,方便牧区群众诉讼,全省牧区法院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实行巡回审判制度,“马背法庭”应运而生。为了更详实回顾“马背法庭”的发展历程,我们以果洛州为例,深入挖掘了“马背法庭”背后的故事与“马背法庭”精神。

10月29日第131期民主法治关注栏题稿(4445052)-20191029104513.jpg

巡回法庭法官合影。(玛多县法院供图)

10月29日第131期民主法治关注栏题稿(4445045)-20191029104457.jpg

达日县法院巡回法庭开庭。(达日县法院供图)

10月29日第131期民主法治关注栏题稿(4445053)-20191029104531.jpg

马背法庭下帐巡回。 (青海高院供图)

没有柏油路的年代,马背法庭诞生了

老林是玛多县法院的一名老法官,1993年,大学毕业后的他被分配到了玛多县法院,当年去长途汽车站买票,售票员告诉他:“西宁去玛多的路都还没修,哪有班车给你坐啊!”于是老林只好在山里的土路上一边走一边拦货车,辗转换乘了几辆“老解放?#20445;?#32763;山越岭到了玛多。

玛多县平均海拔4500米,条件艰苦,气候恶劣,报到后没几天,老林就想回西宁。“回不去啊,天天站山头上等着有货车经过,愣是没等着。”就这样,老林没走成,在牧区一干就是三十年。

“牧民逐水草而居,牛羊到了哪里,他们的帐篷就扎在哪里,居住非常分散。而且当时州上没有公路,想来法院也来不了。”老林说。

为满足牧区人民的司法需求,1989年,玛多县法院决定启用巡回审判的方法,走帐串户,送法下乡,及时受理与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38590;?#25242;养、婚姻家庭纠?#20303;?#36130;产纠纷等案件,实行就地立案、就地审理的方式,方便群众诉讼,减少群众诉累。“马背法庭”就这样诞生了,“马背法官”也成了那个年代牧区法院人的符号。

年逾古稀的若合毛是一名退休法官,他曾多次参与“马背法庭”审判工作。据他回忆,法官们搭车到乡镇,在当地租马匹,然后骑马下乡。马背上驮着国徽和一些办公用品,还要驮法官们几天的口粮和锅碗瓢盆。

有一年进山,恰好遇到大雪,?#28216;?#34987;困在山里无法行动。晚上若合毛找了个地势稍微低点儿的坑躲在里面,但是马总想从坑里出去。“我拼命拽住缰绳,手冻僵了不说,还怕马受惊了踢我。但如果让它上去,怕是会被狼吃了。”若合毛说,大风呼呼在头顶刮着,雪片往脖子里灌,人都冻麻木了,夜晚变得格外漫长,怎么也等不到天亮。但这种夜晚,对“马背法庭”的法官来说,绝不稀?#23567;?/p>

老林不会骑马,第一次骑马下帐,回来后大腿内侧的皮肤全部磨烂了,而且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25945;?#33151;僵硬,第二天竟不会走路了。

然而,困?#24033;恢?#36825;些,当法官跳下马背,踏足草原,新的困难接踵而至。在玛多县法院综合审判庭庭长赛措吉的记忆里,“马背法庭”跟湿冷的帐篷分不开。下去巡回,难免要在山里过夜,因为草地高低不平,再好的?#38469;?#20063;无法使帐篷边缘与草皮完全贴合。“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有风从四面?#21040;?#26469;,前半夜基?#32416;?#30340;睡不着,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了,才能勉强睡一会儿。”

郭海洋说,草地水汽大,铺褥子很快就会湿透了,通常法官们?#38469;?#25286;废弃的纸箱子,在纸板上睡觉,但纸箱子也会被露水浸透。因此“马背法庭”的法官,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关节?#20303;?/p>

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玛多县法院的“马背法庭”取得了良好效果,借鉴其成功经验,“马背法庭”在果洛全州推广开来。

“只要有共产党在的地方,法律就不会?#27605;?#23601;算没?#26032;罰?#25105;们骑马,也要满足人民的司法需求。”作为一名老党员,若合毛接受采访时激动而又?#38498;?#22320;说道。

?#36816;钟?#35828;藏话,给牦牛数牙, 牧区法官?#23567;?#21313;八般武艺”

在牧区工作,融入当地特有的人文环境也是必修课。为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法官不仅要习惯?#36816;钟停?#20063;要学说藏话,甚至还要学会给牦牛数牙,在山头喊?#21834;?/p>

由于高寒缺氧,?#26519;?#27801;化,过去基本没什?#35789;?#33021;在果洛存活,更别说种植蔬菜了,菜荒一直是果洛的“历史问题?#34180;?#24030;上的蔬菜需求,历来?#38469;强俊?#36827;口”满足。但交通不便,常年低温,蔬菜的运费和储存费用都很高,很多年果洛人餐桌上只有?#26893;恕?/p>

吃菜问题成为当年“马背法官”遇到的又一个难题。法官们下帐,马背上肯定要驮着几个土豆。“每次下帐回来,因为缺乏维生素,嘴里面肯定全都烂了。”法官尖措告诉记者,法官下去巡回办案,在山里一住就是好几天,每天只能吃馍馍、糌粑?#22836;?#24178;肉,土豆成了唯一的维生素摄入源。“但土豆比较重,为了节省马匹的体力,每次只能少带几个,刚开始?#25945;?#36824;有土豆吃,后面几天连土豆都没了。”尖措说。

赛措吉告诉记者,“马背法庭”下去巡回办案,常常因为交通和天气限制无法按规定时间返回,很多时候带的干粮吃完了,工作还没有干完。热情的老乡总会把自己家里最好的吃食拿出来招待法官,但牧区里最有营养的也就是?#38047;?#20102;。

赛措吉回忆,第一次跟马背法庭进山,老乡家做了米饭,她当时满心欢喜,想着在山里吃了好几天馍馍,终于可以吃到米?#36141;?#28818;菜了。可谁知道,老乡家的下?#20849;司故撬钟汀?/p>

“盛了半碗米饭,在米饭上盖了一层?#38047;停?#20877;盛一些米饭覆盖住?#38047;停人钟?#22312;碗里融化了,就可以拌着吃了。”同行的几个法官没有一个人吃得惯,“可我们心里知道,老乡家也没有菜,就是手里的这碗?#38047;?#25292;饭,也是他们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吃的好东西。”赛措吉说,参与“马背法庭”的次数多了,大家渐渐习惯了这些吃法,跟老乡的心也更贴近了,工作也就开展得更顺利了。

饮食上的困难克服了,语言交流?#20064;?#20063;要被消灭。

果洛属于?#30465;?#38738;、川三省藏区交?#32560;?#22320;,说藏语的人口高达92%,熟练掌握藏语,是牧区法官的必备技能。

果洛中院政治部副主任谭春彦说,果洛法院干警中,外来人口占比大,语言交流?#20064;?#19968;直存在。为了解决这个矛盾,2016年,全州两级法院都配备了专业藏语翻译。为保障少数民族的诉权,青海高院着力培养双语法官,如今已实现各个法院都有双语法官。

达日县法院法官洛桑告诉记者,现在各级法院都给他们创造了很多学习机会,每年都会参加几期双语培训班,对于法官能力提升有很大帮助。早日通过省法院的双语法官入额?#38469;裕?#26159;他的梦想。

达日县法院院长于更生认为,办案子不仅要讲法,也要讲情,但是牧民只有用母语才能准确表达心中所想,法官能够用藏语跟当事人交流,自然也就更能取得对方信任。“我在牧区工作了三十年,见证了牧区法官的藏语水平跟时代一起在进步。”于更生?#26223;?#22320;说。

“给牦牛数牙,在山头喊?#21834;?#29287;区法官在克服饮食不适,语言交流?#20064;?#30340;同时,还要学会跟牲口‘打交道’。”采访中,达日县法院综合审判庭庭长钱措打趣地对记者说道。

“因为在牧区,牦牛就是当事人的财产,我们要通过牙齿数量判?#35814;?#29275;的年龄,并?#24033;?#20135;合理分配给双方当事人。8岁的牛属于壮年,最值钱,8岁以下的太嫩,超过8岁的又太老。”钱措告诉说,几十年的牧区工作教会了她很多城里用不到的技能,给牦牛数牙齿就是其中一项。

“牦牛可不是好惹的,牛脾气上来,你根本拽不动它。”达日法院的法警斌?#22270;?#25514;,身高一米八几的他也吃过亏:“有一次,牦牛怎么也不跟着我的绳子走,一抬身就把我甩出去了,腰闪了一下,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除了牦牛,藏狗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保护牛羊,牧民没有拴狗的习惯,很多法官下去办案,正跟牛较劲儿呢,却被忽然出现的藏?#24223;?#21040;或伤到。

斌?#22270;?#25514;运气不怎么好,被牛甩过,也被狗咬过。?#23736;?#22825;下帐,狗咬破了棉裤,直奔着大腿根部给我来了一口。”据?#30340;?#22825;他腿上有个能塞进核桃的伤口,因为伤口太深,连血都不流了,只觉得整条腿都麻了……

跟动物们?#20998;?#26007;勇还不够,法官洛桑说:“在牧区工作,嗓门要大。”在果洛,巡回法庭下帐前要联系县政府,县政府?#25165;?#32473;乡政府,乡政府再找牧委会的人,由牧委会的人带着法官们进山。

“为什么这么繁琐?”记者?#30465;!?#26524;洛山地面积大,山路崎岖,且没有明确坐标,不熟悉的人进山,根本?#20063;?#21040;路,更?#20063;?#21040;当事人。”谭春彦回答。“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找人?#38469;?#31449;在山头上喊?#21834;!?#20182;说。

“牧民居住分散,方圆几十里只有一户牧民,通讯信号便失去了意义,因为果洛的山里信号尚未全覆?#24688;D切?#25105;们只在电影里看过的场景,是牧区真实的历史。”谭春彦说。

“马蹄”变“车轮” “马背法庭”精神永传承

如今,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的迅猛发展,果洛的基础设施建设日趋完善,到2008年果洛所辖六个县?#32426;?#20102;公路,汽车逐步取代马匹,牧区进入了巡回法庭新时代。

“但是开车的困难一点儿不比骑马下去少。”郭海洋回忆。由于海拔高气候寒冷,果洛四季都可能下雪。 赶上雪天,公路被掩埋在山里,积雪填平了所有沟壑,根本无法辨认哪里是路,哪里是沟。只有经验非常丰富的当地司机才能勉强找到路,后面的车都跟着前车留下的车?#38047;?#36857;前进。

“汽车走在山里,就像是走在一个凹陷的?#36947;錚?#20004;边的积雪比车顶都高。”郭海洋身高近一米七,他说,“我站在车走出来的那个雪?#36947;錚?#26681;本没人能看见我。”

谭春彦也经常下乡,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25105;?#20026;车坏了被困在山里。“由于经费紧?#29275;?#20840;州法院的?#37027;?#36710;有限,两驱车不得劲儿,山里爬坡路段又多,不好走。”他说。

谭春彦回忆,有一年车坏在半路,随车携带的工具不顶用。“车正?#27809;?#22312;一个垭口,风大的要命。我留下?#35789;?#30528;车等救援,车上其他同事步行回去,如果沿途有车经过,就让司机来帮着拖车,如果遇不到,只能到法院再开个车来接应我。”谭春彦说,就这样,那天他一个人守着那辆车在垭口等了十几个小时……

从骑马到开车,牧区法官穿行在空气稀薄的地带,只为实现一个目标:人民在哪里,人民法庭就在哪里。而无论交通工具如何变迁,不变的,永远是司法为民的初心。

如今随着经济?#22270;际?#21457;展,果洛州法院的办公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交通日益发达,蔬菜运输便利了,牧区群众的餐桌也随之丰富起来。2017年,果洛中院建成了?#25226;?#20809;房?#34180;?#21033;用高原的太阳能优势,提高?#32771;?#20869;的温度,从而促进?#21442;?#21644;蔬菜生长。 阳光?#32771;?#28385;足了一部分蔬菜需求,也为干警创造了一个氧气相对充足的休息环境。

省高?#24230;?#27665;法院审判管理和信息?#38469;?#22788;处长杨海?#31080;?#31034;,踏着智慧法院建设的?#39034;保?#22914;今的牧区巡回法庭已经可以通过巡回审判车实现数字法庭审理和同步?#23478;?#24405;像。今年,青海移动微法院小程序在全省上线,已实现立案到执行全程网上办案。

如今,牧区的社会?#36884;?#27982;发展都取得了长足进步,高寒缺氧的恶劣条件仍无根本改变,但?#35789;?#26465;件艰苦,牧区法院人却始终坚守一线,弘扬“马背法庭”精神,坚持送法下乡,走账串户,巡回办案,为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不断努力着……

责编:张晓宏